潘灵与邓时海关于普洱茶的对话

小编:2005年8月13日下昼三点,云南闻名青年作家、有名文化策划人潘灵老师应邀驱车来到古云海茶庄,与台湾闻名茶人邓时海教授及夫人晤面。话题是从潘灵老师颁发在《2005云南普洱茶·春》

2005年8月13日下昼三点,云南闻名青年作家、有名文化策划人潘灵老师应邀驱车来到古云海茶庄,与台湾闻名茶人邓时海教授及夫人晤面。话题是从潘灵老师颁发在《2005云南普洱茶·春》上的文章《邓时海与金庸》开始的。当潘灵老师入座,云南科技出版社的温翔老师将他先容给邓时海夫妻,说他是该文的作者时,邓夫人指了指邓老师,谦逊地说:“将他与金庸放一路,高抬了他”。

潘:我写这篇文章,是我觉得我作为云南的一个文化人,一个普洱茶喜欢者,有责任站出来措辞。在写这篇文章之前,我在不合的场合听到一些对邓时海老师的群情,说他是伪茶人,根本不懂普洱茶,这话让我很震动。由于我本人恰是读邓时海的书才熟识懂得了普洱茶的。坦率地说,我对普洱茶的打仗不过区区几年光阴。

邓:那潘老师本来喝什么茶?

潘:喝绿茶,尤其爱好龙井。我迷上普洱茶,跟一个叫阮殿蓉的同乡有关。阮殿蓉当了勐海茶厂的厂长,就向我推介普洱茶,说它是茶中之圣。我不以为然,照常喝绿茶,阮殿蓉见我逝世不改悔,就先容了您的书给我看,边看边喝,就迷上了。我现在都有了普洱茶瘾,不喝不可。以前,别人送给我的龙井,我存在茶柜里舍不得喝,现在,我转手就送别人了。

邓:不错,喝茶,照样该从绿茶喝起,但滔老师,你省略了很多历程。

潘:什么历程?

邓:先喝绿茶,然后乌龙、铁不雅音、东方丽人,着末是普洱茶。这样,才有比较。假如先喝普洱茶,其结果是不想转头喝其他的茶了,这对其他的茶就很不公道。普洱茶具有深层陷阱,一旦陷进去,就很难再出来。喝茶就像一条路,快速抵达,就一定错过一些美景。

潘:邓老师不愧是行家,看法让人线人一新。我知道任何看法都必须以文化作为根基。应该说,没有台湾茶人、文化人对普洱茶的文化看法,就没有本日的普洱茶热。

邓:是这样喷鼻港茶人对普洱茶也很有供献。

潘:对,普洱茶藏于喷鼻港,发扬光大年夜在台湾。对付普洱茶的原产地云南来说,对这两个地方都要心存感德之心。面对非议,云南文化人不站出来措辞,就愧对了为普洱茶的发扬光大年夜做出了供献的港台茶人。但要谈话,并不是件轻易的事,对付普洱茶,我没有话语权。有一天,我在书架上看到金庸,忽然有了灵感,就想到把你比作“普洱茶的金庸”。

邓:感谢您。

当前网址:http://xmbusad.com/a/yongfaguojishoujibanwangzhi/1056.html

 
你可能喜欢的: